在某天定会凝聚,若我可再留下来

  • 发布时间:2013-06-30 17:04 | 所属栏目:乐队新闻 | 投稿邮箱:87344186@163.com
  •  

    赢得吉他比赛冠军后,有人找B e yon d和另外一些玩音乐的朋友,合出了一张叫“香港”的唱片,其中B eyond有两首原创作品,《B rain A ttack》和《B uilding》。

    赢得吉他比赛冠军后,有人找B e yon d和另外一些玩音乐的朋友,合出了一张叫“香港”的唱片,其中B eyond有两首原创作品,《B rain A ttack》和《B uilding》。

    世荣第一次和家驹在琴行见面,是19 8 1年秋,两人一见如故。他说:“聊得很开心,然后交换电话号码,握手道别,没想到这个握手会彻底改变我和家驹一生的命运。”

    世荣第一次和家驹在琴行见面,是19 8 1年秋,两人一见如故。他说:“聊得很开心,然后交换电话号码,握手道别,没想到这个握手会彻底改变我和家驹一生的命运。”

    B eyond的第一场演唱会在乐队成军两年后才举行,所有的筹备工作都要自己做,租音响、卖门票,连演唱会海报也要自己画,幸好阿P aul是读美术专业的。

    B eyond的第一场演唱会在乐队成军两年后才举行,所有的筹备工作都要自己做,租音响、卖门票,连演唱会海报也要自己画,幸好阿P aul是读美术专业的。

    在第一场演唱会上,四个年轻人唱的全是自己的作品,尝试多种音乐风格。这在当时而言,是十分大胆的尝试。从一开始,他们就要做属于自己的音乐。

    在第一场演唱会上,四个年轻人唱的全是自己的作品,尝试多种音乐风格。这在当时而言,是十分大胆的尝试。从一开始,他们就要做属于自己的音乐。

    《喜欢你》、《大地》唱到街知巷闻。

    《喜欢你》、《大地》唱到街知巷闻。

    《秘密警察》推出后,B eyond远赴北京开演唱会。可这一行程,并不顺利,他们先坐火车到广州,再飞天津,然后再坐车到北京。而主办方还把他们扔在饭店不管,尽管他们已经饿了9个小时。在某烤鸭店被强收外汇,他们坚持付人民币,结果多给了30%的钱。离演出还有4个小时,音响还没有弄好,演出前他们只彩排了3首歌。不过演唱会结束后,他们还是开心地到?

    家驹走后,他们接受采访时连眼神都没有光。他们努力地想去弥补失落的一角。可惜,超越太难。

    家驹走后,他们接受采访时连眼神都没有光。他们努力地想去弥补失落的一角。可惜,超越太难。

    家驹被称作“黄伯”,是乐队的大哥。在他离开12年后,三子终要分手,往日笑声难再重现,B eyond正式解散。

    家驹被称作“黄伯”,是乐队的大哥。在他离开12年后,三子终要分手,往日笑声难再重现,B eyond正式解散。

    家驹被称作“黄伯”,是乐队的大哥。在他离开12年后,三子终要分手,往日笑声难再重现,B eyond正式解散。

    家驹被称作“黄伯”,是乐队的大哥。在他离开12年后,三子终要分手,往日笑声难再重现,B eyond正式解散。

    或者,不需永远等

    或者,不需永远等

    待,会有重聚的一天。

    今年对香港的B eyond乐队来说是个特殊的年份,乐队成立30周年,黄家驹逝世20周年。这是个绝好的时间点,来场声势浩大的纪念。只是,形散神亦散,留存的成员无法抛下恩怨。Beyond的30周年演唱会,乐迷只能空牵记。

    追忆往昔,祭奠辉煌,原来,这一刻谁都无法“超越”。

    还会有重聚的一天吗?希望不需“永远等待”。撰文:指间沙

    1983年成立“旧日的足迹”

    Beyond初创时,香港的乐坛正踏向有希望的道路。

    1983年,香港《结他杂志》举办山叶吉他比赛,Beyond组合赢得了冠军。冯礼慈在杂志上写道:“起先Beyond四人分别与他们的乐队上琴室练习,上得多了认识起来,于是在四个月前,四个人决定走在一起,成立了Beyond.”当时乐队四个成员为黄家驹、叶世荣、邓炜谦、李荣潮。“Beyond”是邓炜谦为乐队取的名字,意思为“超越”,提出了“Colony R ock”(殖民地摇滚)概念。

    那时的黄家驹,每天练六个小时的吉他,业余时间与叶世荣做过保险经纪。大家都热情高涨,即便拿了冠军也未曾想过以音乐为职业,他们还只是一支地下乐队。

    年底,贝司手李荣潮退出,黄家驹的弟弟黄家强加入。

    1985年首演“海阔天空”

    “旧日的知心好友何日再会?但愿共聚互诉往事,一起高呼R ockn‘R oll.”这是《再见理想》的歌词。

    1985年7月,Beyond在香港明爱中心,以地下乐队的身份举行“永远等待”演唱会。这是他们的第一场音乐会,海报是自己绘制的,目的是将作品公开表演,吸引伯乐。乐队向银行贷款1.6万元,最后结算还亏本六千元。到场的乐迷不算多,Be-yond请的那几个唱片公司,也都没有来观摩。

    乐队的第一张专辑也完成了。没有唱片公司打造,他们自资发行了盒带《再见理想》,收录了《永远等待》、《旧日的足迹》、《再见理想》等歌曲,卖掉了两千盒,成绩真不错。后来有人评论,Be-yond当时的音乐风格是新鲜多样的。原先他们创作的乐曲没有歌词,后来才有英文、粤语填词的摇滚歌曲出现,由黄家驹主唱。

    在大专学美术的黄贯中在这一年加入乐队。

    尽管掌声稀落,但Beyond还是被慧眼发现了,陈健添做了他们的经纪人,20世纪末影响力最大的华语摇滚乐队要扬帆了。

    1988~1991年大红“光辉岁月”

    乐队吉他手刘志远以读书为由离队,十年后,他承认离队原因是与黄家强吵了架。

    1988年10月,Beyond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行演唱会,创下许多第一。这是他们的第一场中国内地演唱会,第一次面对这么多观众。他们排练时,崔健以私人身份来探访,当晚黄家驹在演唱会上唱了崔健的名曲《一无所有》。

    Beyond摇醒了内地一代人的青春,至今他们的歌还在内地传唱。Beyond影响着年轻人的人生观,成为他们的精神图腾。

    他们做起了流行歌曲,忽然红了起来。这一年,专辑《秘密警察》销量不俗,歌曲《喜欢你》、《大地》街知巷闻。伴随着脍炙人口歌曲的流行,一些原本在乐队地下时期支持他们的歌迷,批评Beyond丢失了原有风格。但从地下到地上,Beyond的辉煌时期不可阻挡,正徐徐“展开”。他们连续三年获香港十大劲歌金曲奖。他们渐渐跻身主流圈,后来的1991年“生命接触演唱会”是Beyond鼎盛时最棒的演出。他们在香港的音乐盛世达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,一直到离开香港前往日本。

    1993年坠落“无声的告别”

    声势正盛,为何要去日本呢?依然是因为理想主义、一腔热血。

    黄家驹说:“香港只有娱乐圈,没有乐坛。”他们不满香港的音乐环境,对当时的日本充满了向往。于是,Beyond与日本经纪公司Am use一拍即合,签约赴日。他们期待的是海阔天空。

    事后,每个人心里头都涌起一丝后悔,当时都不曾料到,这会成为年轻的Beyond日后的心魔。

    初到日本挤在小房间里,语言不通,情绪低落,有人因此学会喝酒,有人因此学会抽烟。名曲《海阔天空》出自此时,它的日语版叫《遥远的梦》。

    到了日本真的能寻到梦么?Beyond在日本被经纪公司要求上综艺节目提高知名度,与他们在香港遇到的情况一般无二。黄家驹甚至有了解散Beyond的想法,但是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  1993年6月24日,在录游戏节目时,黄家驹从高台失足跌下,后脑着地,于6月30日不幸去世。

    如果家驹有恐高症就好了,如果不玩游戏就好了,如果没来日本就好了。可是,再后悔再愤怒再伤心,也都一去不回头了。乐队翻过了辉煌的前页。

    19 9 6年三子“岁月无声”

    叶世荣说:“一条桌子四条腿,突然断了一条,其他三条腿一定要变粗,桌子才可以稳。”黄家驹去世后,Beyond发的第一张专辑叫《二楼后座》。“二楼后座”指的是Beyond在香港旺角的Band房,叶世荣骗父亲说要做婚房。因为噪音,旺角的警察都来拜访过。正如他们自己所称,这是他们的家,是他们的理想出发地,“是快乐的,是安全有温暖的,是刺激的”,但不是永恒的。

    1996年Beyond的“精彩Live&Basic”演唱会,是场感人至深的演唱会,是Beyond在黄家驹逝世后举办的第一场正式演唱会,也是三子时期最成功的一次。黄家强的泣不成声感染了所有人,黄贯中在演唱会上砸吉他,万人齐声大合唱将演唱会带入高潮。只是,“超越”太难了。黄贯中说:“我们真的很努力,并且用更大的努力想去弥补失落的一角。可惜,大家似乎已经认定了三个没有四个好。”

    1999年,Beyond推出粤语专辑《G oodTim e》,举行演唱会。之后,乐队宣布暂停。

    2005年告别“午夜怨曲”

    “故事Beyond 2005告别演唱会”,这是Be-yond告别乐坛的最后一场演唱会。

    黄贯中、叶世荣、黄家驹,三个人都去意已决,各自有发展,都想独当一面。算来,他们也面临不惑之年,从摇滚小子变成了音乐老男孩。叶世荣说“我们总有‘毕业’的一天。”

    感动,缅怀,集体落泪,是演唱会的主题。全场爆满。演唱会上播放了一段黄家驹的生前片段,他说,无论去到多远的地方,Beyond都会回来这里。

    三人以一首《总有爱》作为告别曲目,台上台下都忍不住掉下眼泪。最后,Beyond高举象征和平的手势,与歌迷合影留念,送出飞吻,珍重再见。

    黄家强后来解释Beyond之所以分飞,是因为大家各有发展,音乐理念已经不同,既然碰在一起有摩擦,不如就保留友情吧。

    结果,Beyond终于解散了,但成员间的纠葛却才开始。

    2 0 0 8—2 0 0 9年重聚“再见理想”

    Beyond成员不和,一直在坊间流传。

    2008年初,黄贯中与黄家强共同出席音乐颁奖礼,形同陌路。让他们再度走到一起的,还是家驹。为了纪念黄家驹逝世15周年,黄家强发起纪念活动,在香港举行“别了家驹十五载·海阔天空音乐会”,催人泪下的一幕是黄家强在银幕前,与已故的哥哥家驹对唱《冲上云霄》。

    黄家强与黄贯中联手在香港体育馆开演唱会,这被视为复合的好机会。但,后台发生了什么呢?事后,黄贯中抱怨唱得太少:“其实只要你换少三四套华服,我们就可多唱几首。”争来争去,小隙生积怨。

    兄弟不和,是娱乐圈惯有的戏码,更是乐坛常见。所有的音乐组合,都闹过不和。理想不同于理念,人心隔着人心。就算家驹没有死,也无法阻挡各奔东西的宿命吧。

    多年来,Beyond已向我们告别了一次又一次。

    2 0 13年决裂“永远等待”

    多少人热盼着2013年,希望Be-yond三子重聚开演唱会。

    想不到的是,在家驹20周年忌辰的前一个月,黄家强与黄贯中的骂战升级,关系恶化到冰点。前者举行个唱,另一个则爆料对方丑事。而前经纪人写了篇《Beyond 30周年的意义》,矛头直指家强。世荣呢,写《薪火相传》纪念,专心于内地。

    三个留下来的男人,辗转间各自成婚,仍在音乐圈里打斗,仍是一地鸡毛。歌迷喜聚不喜散,但生活不能天天打了鸡血似的感念过去、消费情谊。他们还要做音乐,还想要超越前一个自己,或许这就是“Beyond”的意义。

    30年前,他们是兄弟。

    30年后,他们变为敌人。

    再过30年,世事两茫茫。

    二楼后座,谁来坐坐?

    南都

    专访

    “坚信三子终有一天能够再走到一起”

    刘卓辉评性格,谈风波

    黄家驹逝世20周年,黄家强、黄贯中、叶世荣三子也从苦苦维系到正式走向单飞发展。2005年Beyond三子举行了世界巡回告别演唱会并宣布解散,三人继续以个人的姿态发展自己的音乐事业,并逐渐走出了自己的音乐路,向家驹说一声,“我今天好好”。近日,南方都市报记者专访了一直与Beyond合作无间、为他们创作包括《大地》在内多首经典歌曲的香港著名音乐人刘卓辉先生,让他来点评一下三子近年的音乐之路以及对Beyond二子的骂战作出解读。刘卓辉认为,越是唱片市场的低迷,越是韩流的侵袭,越会让人们不断想起Beyond的歌曲,因为简单的旋律搭配深刻的歌词,让如今快餐文化下制作出的音乐望尘莫及。

    性格决定命运,三子走不同音乐路

    刘卓辉自1980年代初做音乐杂志时期就认识Beyond,当时他看了一个乐队比赛,而比赛的冠军正是Beyond.因为杂志的访问,就认识了。其后从Beyond的第二张大碟《现代舞台》的歌曲《现代舞台》开始,总共跟Beyond合作写过15首左右的歌,其中最为熟知的便是《大地》。后期,黄家驹去世后,乐队其他三位成员单独发展,刘卓辉也与他们保持合作。

    刘卓辉表示初时与家驹接触,虽然大家都还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,但已经发现他与其他年轻人有所不同。有别于家强的活泼,世荣的稳健,家驹的思想和处事更成熟一些。所谓性格决定命运,B eyond三子具有不一样的性格,使得B e-yond在解散后,三人在音乐道路上走出了不一

    样的道路。

    黄贯中一直给人的感觉是粗犷洒脱,敢作敢当,可谓摇滚的战士。刘卓辉用“越战越勇”形容Paul,觉得他越来越摇滚,并且不断地在与娱乐、商业世界较劲。2013年初,黄贯中参加了湖南卫视的大型节目《我是歌手》,这看起来貌似并不像他的风格。但这并不是在向娱乐商业低头,从Paul在节目上不顾一切表现摇滚的一面就能看出。这是一种冲突,但也恰恰展现出黄贯中对自己音乐理念的坚持。刘卓辉说道,“他好像在打仗一样,在与‘娱乐至死’打仗”。刘卓辉认为世荣是Beyond里的鼓手,而如今成为了一个独立音乐人,从鼓手到歌手的跨越是相当大的,其中的辛苦可能超越大家的想象。对于世荣的勇气,刘卓辉也表达了佩服之情。可能是由于黄家强的性格,他一直表现得不急不躁,他会慢慢地做自己的音乐,并不会像“拼了老命一样”。

    二子骂战“只是家人间的吵架”

    今年是Beyond成立30周年,但是在黄家驹生忌前夕,却爆发了黄贯中和黄家强的骂战。问及刘卓辉对骂战的看法,他也无奈地表示骂战是没有人想看到的事情,而公开的骂战确实会影响喜欢Beyond的歌迷们的心情,有时候甚至会使得一些歌迷变得偏激。但刘卓辉认为骂战并不会影响二子的感情,“其实就像亲人、家人之间的吵架一样。毕竟30年的感情,这是很紧密的。”虽然Beyond30周年演唱会应该是难以促成,但是刘卓辉还是坚信三子终有一天能够再走到一起。“当他们可以放下过去的时候,希望可以再看到Beyond的巡回演唱会。”

    采写:南都记者 王击凡 实习生陈艳娟张询

    第1个冠军

    1983年《结他杂志》举办乐队比赛,Beyond夺冠,当时的成员包括吉他手邓炜谦、低音吉他手李荣潮、鼓手叶世荣。当日家驹接受记者访问,访问者是1990年代著名乐评人冯礼慈。

    9部电影

    家驹一生参与过9部电影的演出及配乐,演出中往往离不开Beyond的影子,如《开心鬼救开心鬼》饰演Behind乐队的阿文、《Beyond日记之莫欺少年穷》中的吴驹。《笼民》的毛仔则是他的最后演出,该电影获得第12届金像奖最佳影片、导演、编剧和男配角(廖启智)四个大奖。

    3 2个理想

    B eyond的歌唱出都市人的心声———理想。众多作品中,共有32首歌出现了“理想”一词。较为耳熟能详的有《大地》、《喜欢你》、《真的爱你》、《再见理想》、《谁伴我闯荡》、《海阔天空》……

  • 更多